次日清晨,天刚刚亮,清军大营便号角连营,鼓声冲天而起,城上巡城的官兵都被吸引,陈友龙几个大步窜到敌台最外面,朝清营张望,只见那一座座红夷炮的炮衣被揭开,在清兵的推动下徐徐向前,此起彼伏的号子声响彻大地!清军终于行动了!

    这是清兵准备炮击城池了,那铁弹砸来,可不长眼睛,亲兵百户担心陈友龙的安危,上前抱拳道:“请将军下城。”

    陈友龙挥了挥手,“不急,上瓮城看看。”

    城池防守,城门往往是最薄弱之处,城门一破,也就可以宣告城池失守,所以许多大城都在城门外面在修建一道城墙,再安个门,把城门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陈友龙领着亲兵,往翁城走去,一路上,各处敌台、马面上的将士们都紧张地戒备着,士卒将一支火箭装入一窝蜂中,佛郎机炮队也在装填弹药。

    这些武器自然够不着清军的红衣大炮,他们要打的是无数从清营内涌出来,推车挑担准备掘土填河的民夫。

    战争就是如此,没有什么忍不忍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陈友龙一行到了东门翁城时,何腾蛟也在,他听见城外的动静,心中害怕,但不亲眼看看,又着实不安心,所以匆匆来到了城上。

    陈友龙见他连忙抱拳行了一礼,然后站在何腾蛟身后,一旁的马进忠,却把头靠过来,指着城下道:“陈总兵,你看!”

    陈友龙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便见城下清兵的火炮群,几乎全都对准了东城南段的城墙,他顿时大怒,日\‘他娘的傅上瑞,武昌的城墙有老有旧,清军火炮对准的正是一段老城墙,傅上瑞这个叛贼,算是帮了多铎的大忙了。

    “傅贼对满清主子,还真是掏心掏肺,咱们的情况,这厮估计全告诉多铎了。”马进忠脸上虽笑,牙齿却咬得嘎嘎直响,心里显然恨极了傅贼。

    陈友龙脸上一阵懊悔,“当初某就是拼了性命,也该把这厮杀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汉奸实在让人窝火,大到洪承畴,小到普通的绿营兵,都他娘\‘的混蛋。

    从八大皇商以铁器、粮食资敌,到三顺王为满清带去火炮,以及后来的各镇降兵,正是这些数典忘祖的禽兽一点点的把这群野人壮大。

    看看这进攻武昌的人马,那些器械,都是出自汉贼之手,这群人投降就算了,少了他们,官军照样打仗,照样和鞑子拼命。

    可他们不仅自己不抵抗,还给满清送兵,送地,送钱,送粮,送工匠,把老祖宗的东西全他\‘妈的送给鞑子,自己一点不心疼,搞得火炮这种利器,官军反而比清兵少。

    何腾蛟脸色也不好看,傅上瑞是湖北巡抚,被他倚为心腹,湖广的事务比他还要清楚,就跟肚子里的蛔虫一样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了解他的人,站在清廷一边,他是睡觉都睡不安。

    这时他正仔细观察清军动向时,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了一声“当心”,他身子便被压了下去,他微微抬头,但见一枚铁弹直飞过来,眨眼之间便从头顶上呼啸而过,便听身后传来一声剧响。

    陈友龙与马进忠直起身上来,帮何腾蛟拍了拍身上灰尘,何腾蛟回头一看,身后的城门楼子,已经被削去一角,瓦片木屑哗哗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清军炮队中,有人看见翁城上站了一撮人,顺手来了一炮,还好今天何腾蛟穿的比较朴素,不然可能就不是一炮了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把一众何腾蛟的亲兵吓得半死,齐刷刷的冲上来,用盾牌将他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友龙见此却连忙把他们驱散,盾牌可挡不住红夷炮,“督师,快点下城。”

    何腾蛟也脸色惨白,显然被吓的不轻,想要立刻下城,但这么一走,难免在众将面前漏出怯意,影响士气。

    王允成见何腾蛟模样,十分明白长官的心思,当即拉着他,“督师身兼楚地安危,怎么以身犯险,速速随末将下城。”

    何腾蛟见梯就下,但还是不忘回头交代了一句,“城上就拜托几位了。”

    红衣大炮是国之利器,清军自己能造,在辽东、在北京、南京又缴获甚多,湖广之前并非九边重地,反到少一些,武昌大将军炮,虎尊炮,佛郎机都不少,但红衣大炮却不到十门,同清兵差距甚大。

    此时城下清军火炮,开始炮轰城墙,隆隆的炮声中,青烟弥漫,一枚枚弹丸砸在城上,砖墙碎裂,被砸的纷纷凹陷。

    城头的马面敌楼,成为清军火炮打击的重点,一炮砸来,墙垛就被削掉一半,六十门火炮轮流轰击,齿垛被击碎,敌楼被砸倒。

    城上的十门老炮,也被明军拉到东城,一名炮队百户,焦急着看着城外,他见清军一炮砸中城上马面,顿时催促道:“你们都给老子麻利点,老子要轰死那帮撮鸟。”

    两军火炮对射,金军占据了数量的优势,半空之中,好似下起了弹雨一般。

    城上城下,硝烟弥漫,从炮口冒出的青烟,一朵朵的升上天空,然后又被风刮散,在这片青烟之下,数以万计的民夫被清兵驱赶这向前,如蚂蚁搬家一般,肩抗手推的把一堆堆泥土倒入河里。

    炮弹砸在城上,城墙微微震动,像是地震了一样,但守军将士们却没有恐惧,专注着自己的任务,弓箭手不停的向下射箭,阻止民夫填河,佛郎机也不时打上一炮,无数民夫倒在路上。

    一名民夫刚将一带泥土丢入护城河,便被一箭射中,直接滚入河中,让后面的人可以少跑了几趟。

    天下乱了十多年,多铎带来的都是精锐之兵,但武昌城内的人马也并不差,陈友龙从崇祯年间就征黎平苗同人干仗,马进忠、王进才两人,官军流贼做了遍,什么场面没见过,要是同八旗野战,心里或许没底,但凭借城池抵抗绿营,心中自然不惧。

    清军虽然得到傅上瑞的指点,以六十门红衣大炮,毫不间断地轰击老城墙,但想要轰塌却不是一两日的事情。

    (感谢某人像条狗的五百书币)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