蜀道英雄传 第一章 吴优崖顶救白鹤
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引子:南宋宁宗年间,宋金割据。金人一直虎视眈眈我大宋仅存河山。从江南到荆襄至蜀汉各地防线,常有小战事。但我大宋官民团结一心,积极抵御外敌。也使得大宋子民过得十几年年安定和平日子。

    光雾山地处大巴山深处,米仓山南麓。远离人烟,峭壁幽谷,奇山怪洞,秀水幽谭,方圆几百里都被云雾环绕。相传自春秋时期一直有得道之人在此修行。

    绕云深处有条韩溪河,沿河边走到尽头,便是光雾山主峰。仰望上去此山绝壁奇峰,峭壁断岩,直入云端。只有一条蜿蜒的石梯环绕山体直达山顶。

    山顶便是云顶观。吴优八岁便被父亲送到云顶观跟洞泉真人学艺。每日听经诵道,坐禅,参吾心法,学刀练剑,琴棋书画。

    云顶观弟子们常年都身着点黄色道袍,黑色乾坤腰带,都嵌紫檀玉凤簪,虽都是十几二十岁少年,却都有仙人之风,大贤之气。

    吴优身体修长瘦弱,带有浓浓的书生气质。肤色白净,脸上棱角分明,浓眉,双眸炯炯,面颊微微泛红。俨然是一个美少年。就这样一个少年,谁也看不出他是五剑练气修道之人。

    在云顶观虽然有些枯燥,但是观中师兄弟也有二三十人,大家年纪都相仿,大师兄韩啸长吴优三岁,二师兄刘庭羽长他一岁,都先比他入师门两年,也都是翩翩少年。

    吴优在师兄弟里边排行老三,其他师弟都称他三师兄。大家和和睦睦,其乐融融,不知不觉已经十年了。

    这日下午,师兄弟们像往常一样来到山顶涯边练剑。突然间半空中转来两声悲鸣,师兄弟都顿下来仰望。

    “长空”“长空”

    “是长空,怎么不见驭风”众师兄喊到。

    大师兄大叫:“不好,长空和驭风平时都是双栖双飞,形影不离,长空叫的这么悲痛,驭风肯定出事了”。

    长空和驭风是师傅洞泉真人早年养的一对家鹤,通体都是白色羽毛,个头大小差不多,展开双翅有足有九尺往上,能懂人语,识人性,师傅早些年也为它们专研并传授一些攻击防御术,赐名“鹤舞”,一般的飞禽猛兽根本不是它们对手。

    光雾山附近的豺狼毒虫,恶鸟飞兽都见它们退避三舍。得益于它们护佑使得光雾山到处都是小动物。师兄弟们也是被它们看着长大,经常开玩笑喊长风和驭风鹤师兄,鹤师姐。

    这时长空又在空中嘶鸣。

    “长空,驭风是不是受伤了”吴优着急大喊。

    长空听到吴优的话,一声长鸣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们去”

    长空又一声长鸣,在空中盘旋一圈,往西南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二师兄我们三个去看看”吴优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三个去,你们去禀告师傅”

    言语见师兄三人已经直奔山下,向着西南方向驰去。

    这光雾山从山脚到山顶,平常人如果顺着石阶上山,好的脚力也得一天时间。可见山之险,路之难。

    兄弟三人同时使出了看家本领“云舞”。只见三个身影在石阶两侧,峭壁边缘,上蹿下跳。一会如猛虎,一会如娇兔,时而像捷鹿。不到一刻功夫边飞奔到山底,直往西南方向飞奔。

    长空一直不离开他们视线,一直他们头顶盘旋引路,大约又一刻时间,长空在空中长鸣,这时在远处一崖顶也传来一声鹤鸣。

    “是驭风”二师兄喊到。

    三人运足内力,闪到崖低。

    三人抬头仰望,之间此崖不比光雾山主峰矮多少,山体是一整块巨石,山体光滑,如天公琢成。崖体上几乎没有树木野草,崖低凹进去很深,崖顶凸出来有数丈左右。

    “这如何上去,没有垫脚的地方”,二师兄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“”云舞”也只练到四层”,这么高的地方恐怕得让师傅来”大师兄应到。

    “等师傅来了,驭风可能就没命了,我试试看”吴优胸有成竹的看看崖顶答道。

    “三师弟还是我来吧,我是大师兄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别争了,我们在这等着,让长空回去请师傅吧?”

    言语间,只见吴优运足内力直奔崖顶。噌,噌,噌已经向上窜好几丈高。

    “三师弟小心”两位师兄同时焦急喊道。

    吴优在崖间像风一样左右跳闪,片刻远远望去只有盘扣大小,不一会已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吴优闪到崖顶上,只见驭风爬在崖顶一块平石之上,侧卧在大石边,眼睛悲伶的看着他,嘴里还不停痛苦的呻吟着。

    长空这时候也从半空中滑到驭风身边,看见救星来了它不在那么焦急,但稍微还是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吴优跳到驭风旁边,只见一只青铜白羽箭插入翅膀和腹部之间,鲜血已经染红了翅膀和腹部羽毛。

    吴优轻轻剥开伤口附近羽毛,箭头已经射入驭风体内有三寸有余,看着驭风痛苦的神情,吴优顿时热泪在眼眶打转。

    这是吴优发现箭尾刻着一个字,仔细一看是“黄”字。吴优心里大骂:“姓黄的龟儿,如果让我找到你一定让你不得好死,一定要为鹤师姐报一箭之仇”。

    “鹤师姐你别急,我这就带你回观,让师傅给你医治”吴优轻轻的安慰驭风。

    驭风轻轻呻吟两声,并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鹤师兄我需你助我,上来容易下去难,等会我背着鹤师姐增加了重量,崖壁上垫脚地方少,还请你飞到崖下半腰处,我得借你的鹤背一用”,吴优对着边上的长空说道。

    长空长鸣一声,煽动双翅腾空而起。在空中盘旋一圈直飞崖底。

    吴优怕弄疼驭风,轻轻扛起它,让它也侧附在自己背上,双手抓住驭风双腿来到崖边,稍做观察,向下一跃,朝着长空滑的方向扑去。

    瞬间距离长空只有数丈,吴优用足内力,使出“云舞”,突然间身体变轻,长袍也随风在空中飘逸,好一个潇洒。

    “来了”吴优大喊一声时,右脚尖已轻轻点在长空背上,马上又从长空背上跃向崖底。转瞬间,吴优像神仙下凡一样飘到两位师兄跟前。

    “三师弟你的“云舞”怎如此了得,平时都没看出来”,二师兄刘庭羽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师弟,辛苦你了,驭风怎么样”?大师兄韩啸也焦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位师兄,驭风受了箭伤,看起来很严重,得赶紧回观让师傅治疗,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。”吴优答道。

    说着吴优背着驭风飞驰而去,两位师兄也不在追问,紧紧跟着吴优直奔云顶观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