蜀道英雄传 第四章 初显身手,第五兰归寨。(一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大早寨里给众人备了早膳,众人用过之后,第五琼文又安排了二十多匹快马。

    第五琼文和若干家兵领着众人,打开寨南门,快马加鞭,约半个时辰便驰到笔架山下。

    吴家人世代从军,吴优从小在涪王府被长辈练得一身骑马本领,沿路自然不落在他人之后。

    途中他向一家兵打听到,黑大汉本命“马九龄”,江湖人称“黑面兽”。陇西人氏,补狼三股叉使得出神入化。这厮常年在河西走廊专门做沿路打劫营生。在西北地界颇有些“恶名”。

    此次听闻第五寨重金取榜,便带上胞弟和堂弟前来,前几日取榜胞弟已亡,堂弟受重伤,还在寨中修养。

    山前,吴优仰望环看四周。这笔架山确实山如其名,正中一座主峰确有五六百丈高,比起前几天救驭风那座山峰的险峻还有过之。两侧各有次峰,至少也有三四百丈之高。三座山峰相连,望上去犹如笔架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若此时求饶,跪地喊三声爷爷,我便不要你双臂”。马九龄飞扬跋扈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”,吴优冷冷回应,眼睛只看这这笔架山,哪里还有他。

    “长空”,吴优向空中喊道。

    片刻两声鹤鸣,长空和驭风盘旋在众人头顶。

    “长空,我要上着崖顶,等会我还需借你背一用”

    长空长鸣一声回应,之前有一次经历,他们之间已有默契。

    吴优接过第五琼文给他的一卷榜文,拽在手中,把玉笛放在腰间。

    吴优轻轻运气,提起内力,突然间,使出“云舞”,向上跃起,在光滑的崖壁上点来点去。不一会众人已经看不清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好身手”

    “这轻身术了不得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五琼文跟众人都在惊叹,唯有马九龄,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片刻,只见吴优向崖下扑来。半空中长空从崖侧疾驰到吴优脚下,吴优轻轻一点,再次从鹤北跃向众人。

    只见一身白袍在半空飘逸,好一个翩翩少年,好一个下凡神仙。

    吴优轻轻的落在众人面前。只见一干人目瞪口呆,眼神里充满了惊讶,佩服之情。

    “马前辈,我已将这榜文放回崖顶,你要不要上崖顶验上一验”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,你舞弊。”马九龄吞吞吐吐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如何舞弊了?”吴优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白鹤不帮你,你如何能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“第五寨主,你发这招贤榜,可曾要求取榜之人徒手?”吴优侧身向第五琼文询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定着规矩。不管什么人,用什么工具,什么办法,只要取得榜文即可。”第五寨主答道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取这榜文时,可有不借外力和工具徒手的请出来说话”。吴优又问众人。

    此时没用一个人说话,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马大侠,我昨日傍晚说了今日亲手把榜文放回去,请问我适才是否亲手所为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放进去,我等也不知道,除非大家一起上去做个见证,那才算数”。马九龄,满头大汗狡辩着。

    无赖,简直是无赖。吴优清楚,众人也清楚。

    吴优知道,此人本是世间败类。这种人,那还有诚信可言,他让众人上崖做见证,众人怎敢二次犯险。

    “马前辈如此狡辩,无非是怕丢了手臂,你这手臂可以不丢,我要你臂膀也没有用。你若是跪在地上朝着正北,叩三个响头,再说三声“洞泉真人我错了”,此事便算过去。吴优朝着马九龄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传来马蹄声,只见远处来的途中,一人一骑,朝着众人飞奔而来,来人身后尘土飞扬。嘴里喊着:“爹爹,爹爹”。众人听的明白,是个女子声音。

    片刻来人便驰到众人跟前,从马背上跳下一女子,口中大声喊着:“爹爹”。剥开人群,径直朝第五琼文迎去。

    只见此女,身着一身黑衣,手持一根虬龙软鞭,肩上系这一件枣红长袍,长发如瀑,头上嵌着羊脂玉叉,柳叶眉,瓜子脸,双眸明亮中带有一丝邪气,肤如冰雪,面如桃花,世间少有的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吴优上山多年都不曾见过女子,况且此女更是人间尤物,此时也不忍多看几眼。一干人眼睛也都盯着此女,似乎忘了刚才一切。

    “兰儿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第五琼文也上前,拉着女子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爹爹,孩儿三日前就下山了,昨日夜里已到离寨三十里外处,天色太晚就在当地借宿一宿,天明鸡叫就往回赶。”女子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来了?是不是又惹祸被你师傅赶下山了?”

    “爹爹,哪有嘛,我师傅说我五年学艺期满,让我三日前下山。”女子娇声说道。

    吴优在旁听着,不由在想,此女子也是三日前被自己师傅赶下山的。马上想起恩师,心里一酸,对此女有些同命相连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一回寨子,老管家就说了爹爹置榜招贤,今日打赌之事。就快马加鞭过来看个热闹。”女子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!原来如此,好,好,好,先不说了,等会回寨爹爹再给你引见给为英雄前辈。”

    第五琼文此话一落,吴优也才缓过神,他差点把眼前事忘了。

    “马前辈,你昨日骂我恩师,今日赌约又输了,你若不给我恩师道歉,今日便不得饶你”。吴优喝道。

    女子细细看着说话少年,双眸有神,脸颊冷俊,一身白衣飘飘,年纪不必自己长多少,顿时生出一丝好感。

    “大爷我纵横西北几十年,今日岂能受你这等小儿之气”

    言语间。突然,马九龄提起手中三股钢叉刺向吴优面部。

    只见吴优不慌不忙,轻轻一闪,躲开了钢叉。马九龄恼羞成怒,使出看家本领,轮起钢叉,左右上下舞了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叉到之处风声呼呼,周围草木也沙沙作响。可见此人内力也不一般。

    吴优使出“云舞”,左右躲闪,马九龄丝毫近不得他半分。

    突然吴优闪到马九龄背后,从腰间抽出玉笛。朝着他右小腿肚上“委中”穴敲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马九龄跪倒在地。也刚好面对正北方向。

    马九龄气急败坏,想跳起来继续刺吴优。但是他发现自己右腿微微发麻,根本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“马前辈,得罪了。你已向正北给我恩师行了大礼,“我错了”的话也就不必说了,今日也让你知道什么是“口下积德。”吴优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马九龄双目怒视这个瘦弱少年,恨不得食其肉,啃其骨。

    “马大侠,马大侠”。第五琼文赶紧走到马九龄前,弯下身子打算扶起他。

    “走开”。马九龄推开第五琼文,大声喝道,气急败坏的他并不领情。

    “第五寨主,今日赌约已毕,我也该赶路了,多谢第五寨主招待,日后定登门拜谢。”

    吴优说完,行完礼转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“吴先生,哦,不,是吴少侠还请留步”。第五琼文赶紧走上前拽住吴优手臂。

    “吴少侠,昨日进寨已晚,今日鄙人定当好好给吴少侠接风洗尘,还请吴少侠赏脸。”

    “寨主心意晚辈领了,只不过家中真有急事,不容片刻耽误”

    “吴少侠,你还是跟鄙人一起回寨一趟,鄙人有要事相托,还请少侠成全。”第五琼文恳求到。

    吴优听闻稍做思绪,反正回重庆府也要折返到第五寨,他又如此恳求,姑且回寨听他托我何事?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就先依了寨主好意”

    众人跟着吴优和第五琼文正打算上马折返。

    突然,马九龄从怀中掏出三颗“铁棘子”。使出浑身力道向吴优后脑打去。

    吴优顿感背后有一阵杀气,瞬间闪开。

    “卑鄙”,只闻黑衣女子大声喝道,并从腰间拿出三根银针,打向“铁棘子”。

    “叮,叮,叮”三声,银针,铁棘子同时掉落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,半空中一声鹤鸣,只见白鹤长空如雷电般俯冲下来,朝着马九龄掠去,瞬间又飞到上空。

    之后,只见马九龄双手捂住右眼,鲜血从指缝里涌出,疼的倒在地上“哇哇”大叫。

    原来长空看见马九龄偷袭吴优,冲下去啄了他的右眼。

    “我已放你一马,没拿走你手臂,谁知你不思悔改,背后偷袭,今日失去一目也是咎由自取”。吴优回头对着马九龄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用下三滥的伎俩伤人,爹爹你怎么请这样的人来我第五寨”。黑衣女子也大声叫嚷。

    第五琼文略感惭愧,摇摇头对着地上马九龄说道:“马大侠,你这又是何必呢?吴少侠已经化小此事,你怎能做出如此龌蹉之事?”

    “来人扶马大侠上马,先送回寨子,再取黄金五十两送于马大侠,备一辆马车连通马大侠堂弟一同送出第五寨”。

    人群中闪出两个家兵扶起马九龄灰溜溜的先朝着第五寨奔去。其他一干人也先后上马驰向第五寨。

    第五琼文坐在第五寨会客厅大厅正座之上,黑衣女子站在边上。吴优跟其他十六人依次坐在客座,吴优坐的是首坐。

    不久前发生的事其他人都还心有余悸,他们不敢再轻视身旁这个像书生的年轻后生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来介绍一下,刚才大家都看了这个疯丫头喊我爹爹,是的,这个疯丫头是鄙人独女,单名一个“兰”字。年芳十六。

    小女出生不久,贱内就病故了。因是独女,鄙人爱护有加,从小就被我宠坏了,小小年纪到处惹祸。鄙人一看小女大了,我管也管不住了,于是五年前鄙人把她送到酆都城平都山,拜玉阴真人为师,今日学艺归来,刚才见了诸位,没规没距还请诸位包涵。”

    “兰儿,还不赶紧给诸位英雄前辈请安”

    “小女第五兰,这厢有礼了,给各位前辈请安”。第五兰古灵精怪的上前一步,给大厅一干人施个大礼。

    “虎父无犬女”

    “第五小姐真是女中豪杰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也是三三两两一阵吹捧。

    吴优虽然对第五兰有一丝好感,但他心里一直犯着嘀咕,只坐在哪里淡淡的喝着茶。他心里这会在想,这第五寨主究竟有何事托他。

    “白面鬼,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第五兰走到吴优跟前,弯着腰,带着一丝邪气的双眼盯着吴优机灵地问道。

    吴优思绪突然被打断,第五兰又离他这么近喊他“白面鬼”,他有些不知所错。

    “谁是“白面鬼”,我有名有姓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那有男子长得像你这样白净的,你不是“白面鬼”谁还是“白面鬼”,你说你有名有姓,“哈哈”,是不是姓“白”名“面鬼”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吴优被第五兰逗得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“兰儿,不得对吴少侠无礼,吴少侠单名“优”字,重庆府人氏,他可是为父请的贵客。”第五琼文连忙化解吴优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救了你,你怎么感谢我呢?”

    “谁要让你救,就凭马九龄三脚伎俩还想伤不到我?”吴优像孩童般不敢示弱。

    第五兰那时只盯着铁棘子,没见吴优已经闪开。

    “你,你,忘恩负义的“白面鬼”,早知这样还不如让那人铁棘子打你,看你头硬还是人家铁棘子硬,害我白白丢了三颗银针。”第五兰有点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兰儿,不得无礼,还不退下”。第五琼文喝道。

    第五兰气的脚往地上跺了跺,甩手奔着自己闺房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女性情刚烈,率直,请吴少侠不要介怀。”第五琼文向吴优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寨主严重了,第五小姐侠义心肠,刚才临危救了在下,适才晚辈言语过重,得罪了令爱,实在惭愧。”

    吴优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要跟第五兰较劲,第五琼文一番话让他也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寨主刚才说有事相托,不知寨主所托何事?”吴优问道。

    “吴少侠既各位好汉,且听鄙人道来。我祖上本是陕西咸阳府人氏,东汉贤臣“第五伦”后裔。我父“第五礼”也进得庙堂,在朝为武官,是韩世忠将军手下偏将,随韩将军东征西战,颇得韩将军器重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与金人对峙黄天荡,韩世忠将军率八千韩家军围困金人十万大军,整整四十八天,金人溃败,最终我大宋取得黄天荡大捷。此事吴少侠可知晓?”第五寨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知晓,从小家中长辈都给我多次讲韩爷爷黄天荡大战十万金兵的英雄事迹,凡是我大宋子民都该知道这大快人心之事吧?”吴优答道。

    当年吴优爷爷,涪王吴玠。跟韩世忠,岳飞都是同朝故友,都是抗金名将。彼此惺惺相惜。第五琼文哪知这些隐情。吴优从小也都称两位将军为“韩爷爷”“岳爷爷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确实是大快人心,但吴少侠可能不知道,那场打仗虽然赢了,但是我们打的也异常艰难,毕竟只有八千人围困十万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战四十五日时,金兵突袭我战船,万箭齐发,韩将军为了保护属下。左臂,右腹被射中掉落在水中,顷刻间,我军阵营乱了方寸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奋身跳到水里,水里到处都是双方士兵尸首,我父潜到水中三次才找到受重伤的韩将军,最后联合众将士救起韩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韩将军被众人唤醒,为了稳定军心,继续带伤指挥大军,三天后金人打败。”

    吴优听到这里心想,韩爷爷不愧是天地男儿,当世英雄啊。

    “之后韩将军才发现两处伤口都已化脓,伤势深入肌里,最后在军营昏厥一月有余不见舒醒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派来十几位御医,到军营给韩将军医治都不见好转,为此朝廷还斩杀了两个御医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军营里传,说在天台县天台山有神医“徐道子”炼丹采药,妙手回春,能起死回生。”

    “家父听闻星夜赶往天台山,四处寻觅“徐道子”,方圆百里打听,整整半月有余,终于寻得这位世外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徐道子不肯跟家父下山,家父又在徐道子修行洞口跪拜三日,徐道子才答应家父下山救治韩将军,但要家父答应他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徐道子太可恶,医者父母心,他怎能见死不救呢?况且他要救得是大宋功臣。”吴优愤慨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让寨主父亲答应他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他说救治好韩将军后,他要家脱掉铠甲,拜他为师,跟他学医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怪癖的老头”

    “救命要紧,家父当时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第五将军也是重情重义之人啊。”吴优此时也充满敬佩之情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