蜀道英雄传 第八章 吴优三斗黄子瑜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三日之期很快便到来,吴优这三日在第五寨过得也相当自在。

    每日第五琼文都陪着他和那十几位异士把酒言欢。他也抽空找僻静之处练习那《拂尘清心曲》。三日下来他已将这曲子吹的十分娴熟。

    第三日午时一过。吴优便领着第五琼,第五兰,还有那十几位异士来到黄家庄。

    第五兰今日也不在乔装成家兵模样。还是身穿黑衣,肩披长袍,好不飒爽。

    众人来到黄家庄庄门口,看门庄丁速进去通报。不久,只见黄念祖带着黄子瑜一干人出庄迎来。

    “吴少侠,来的可准时。果然言而有信,第五寨主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这十几位是哪里英雄,看衣着不像是贵寨之人。”黄念祖看着第五琼文身后一干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黄庄主有礼了。这十几人是我前些时日请的一些江湖朋友。是来第五寨帮我化解令郎灭第五寨之祸的。”第五琼文冷冷答道。

    “第五寨主严重了。犬子口出狂言,不知天高地厚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就当童言无忌。”

    “我前些时日也因此事大骂过犬子。犬子也才一气之下射伤吴少侠那白鹤。”黄念祖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吴优看见黄子瑜悄悄盯着第五兰打量。双颊泛红,眼神中透露出一丝亲切之意。

    吴优心中暗喜道,这黄子瑜定是看上第五兰这疯丫头,这两人道都是火爆脾气,说不定能对上眼。

    吴优走上前说道:“黄公子,我来引见一下。这位便是三日前和你交手的女中豪杰,少女英雄,第五寨主千金,第五兰小姐。”

    第五兰恶狠狠的先后瞪了吴优和黄子瑜各一眼,也不言语。

    黄子瑜也像见了仇人般狠狠瞪了吴优一眼。马上又谦恭的朝着第五兰施礼说道:“第五小姐有礼了,前几日在下不知你是女儿身。险些伤了小姐,还请第五小姐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黄子瑜此时的态度让黄念祖十分差异。他看了看儿子,又看了看第五兰。心里似乎明白许多。

    “诸位今日光临本庄,本庄不胜荣幸。还请诸位到庄内叙。”黄念祖向一干人说道。

    第五琼文和吴优十分诧异。心想道:“这黄家庄从来不许外人进入,今日为何会如此?莫非要使诈不成?”

    吴优顿了片刻说道:“黄庄主客气了,我与令郎今日就在庄前切戳,晚辈想这不会太久,还是不必进庄了?”

    吴优心想:“若进到庄内,黄家庄人使诈,自己到能轻易逃脱。只怕第五琼文跟第五干一干人会有不测。”

    “唉!吴少侠,黄庄主如此盛情邀请,我等怎好意思推让,这不扫了黄庄主情面吗?”第五琼文说道。

    吴优想:“第五琼文定是还在想取宝之事,才想进这庄子探庄内详情。既然这样,我也就不必考虑,进去之后见机行事便是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干众人便随着黄念祖进了黄家庄。

    踏进庄子便是一个校场。足有三十丈方寸。黄念祖没邀请众人去客厅招呼,就把众人留在校场上。校场边上也早早放置些座椅茶水,黄念祖施礼请众人依次坐下。

    这黄家庄果然了得,平时训练庄丁都用如此大的校场。再看这些庄丁,个个精神抖擞,行为举止威风有加,幸亏没有和他们再起争端,负责第五寨肯定会吃上大亏。第五琼文此时心中也是一颤。

    “诸位,三日前吴少侠和犬子约定今日切磋。诸位既然来了,就一起个见证。不知诸位有何高见,让两个年轻人如何比个高下,还不伤了对方?”黄念祖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众人众说纷纷,也拿不出个一二主意。

    “在下定个规矩,诸位看行不行。犬子与吴少侠比试三场,赢得两场者最终胜出”

    “我黄家庄善射,吴少侠轻身术也了得。第一场犬子用一筒无头箭矢射这吴少侠,若少侠都能躲过所有箭矢,就判犬子输。反之犬子只有一箭射中吴少侠,判吴少侠输。”

    吴优心想:“这黄念祖倒是光明磊落之人。比试之时,只让黄子瑜用一筒箭矢,顶多五十多支。还让箭矢去了箭头,怕是伤了我。”不由心中生了些佩服之情。

    “第二场比试兵器。双方兵刃之上都涂上朱砂。谁先被朱砂点中,便判谁先输。犬子今日使用木弓当兵刃,不知吴少侠用何等兵刃?我让下人准备。”黄念祖问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黄庄主体恤晚辈。庄内可有竹杖一用,长短如我这玉笛一般即可。”吴优答道。

    他心里再次深深敬佩这黄念祖。他让黄子瑜把铁弓换成了木弓,还是怕伤了自己。他又看了看黄子瑜,原来今日也换上白色长衣,是为了比试之时被朱砂点中能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吴优心中叹到:“这对父子可都是真君子啊!”

    “第三场比试内力。比试不需双方交手,双方先后使用内力展示给诸位英雄好汉,再由诸位判定输赢。”黄念祖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吴优心想:“这黄庄主也太实在了。这一干人几乎都是第五寨的人,比试结束判定时,要是都向我说话,黄子瑜岂不吃亏。看来我得好生应付,不能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黄念祖讲完比试规矩后,第五琼文跟着一干人也找不出任何不妥,便都应声附和。

    吴优和黄子瑜面对面站在校场之上,两人之间有二十于丈距离。吴优背后便是黄家庄庄门。

    “第一场比试开始。”一个庄丁敲响一挂罄喊道。

    只见黄子瑜在校场另一侧,时而跃起,时而跪地,时而翻滚。那箭矢犹如万道闪电,在半空疾驰。霎时间,“嗖嗖”之声在吴优耳边四起。

    吴优心里大惊:“这定是黄子瑜口中说的:“穿云十八决,果然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吴优不敢大意。运足内力,使出云舞。也是上下跳动,来回翻滚,如同鬼影般左右避闪。

    场上一众人片刻间就被黄子瑜神射技艺和吴优的轻身术所折服。看的他们目不转睛,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顷刻,黄子瑜射出四十多支箭,都被吴优四下躲过。箭矢均都射到庄门之上,吴优回头看看,箭矢都插入木门一寸有余。心想:“这还了得,如若是有头之箭,定能射穿那木门,我且不能大意。”

    第五兰见此,也深深的为吴优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吴优眼看黄子瑜从后背箭筒取出最后一直箭矢,心想:就这一支箭了,看你黄子瑜还能使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只见黄子瑜从地上跃起数丈高。搭上箭矢拉出满弓,那箭矢直奔吴优飞去。

    吴优看着箭矢朝着自己射来。心里突然一惊:“不好,明明是一支箭矢,怎么飞出十几支。”

    慌忙之中四处翻滚躲闪。最终躲过这一波箭矢,稳稳的站在地上。那黄子瑜箭筒没有箭矢,也站在那里淡淡看着吴优。

    忽然吴优腰间的麒麟玉佩掉落在地上。他忙捡起细细一看,原来刚才有一支箭矢射到他玉佩吊带上。整齐地射断了吊带,这才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吴优把玉佩放进怀里,走到众人面前道:黄庄主,诸位前辈。少庄主神射,真是令在下大开眼界,晚辈自愧不如,这一局晚辈认输。”

    “吴少侠自谦了。你刚才使的那轻身术也是世间少有,在下也是自愧不如。适才犬子侥幸胜了少侠半招,定是少侠没有用出全力应付。”黄念祖谦恭的说道。

    黄子瑜此时看了看第五兰。发现第五兰眼睛一直盯着吴优,心里莫名冒出一种酸楚之意。

    “晚辈多谢黄庄主赞誉,晚辈输得心服口服,请黄庄主也不必再自谦。”

    “吴少侠,小小年纪,胸怀如此坦荡。在下实在佩服。好吧,这第一局那就判犬子赢。诸位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第五琼文虽不情愿接受这个结果,但是看到吴优自甘认输,也就跟着大家随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晚辈请教少庄主,适才我见你射出最后一支箭,怎突然变成十几支。”吴优对着黄子瑜施礼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黄家家传箭法穿云十八决中最后一决,“幻字决”。射向你的也就一支箭矢,你所见的其他箭矢都是幻觉。黄子瑜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黄念祖看着黄子瑜有些冷淡,忙解释道:“少侠有所不知。我家传这穿云十八决。因有十八招箭决而得名。这十八决有“风”“雷”“日”“月”“星”“电”“云”“水”“火”“幻”等。”

    “犬子刚才已经在少侠面前使完了这十八招箭决,唯有最后一招“幻字决“才侥幸胜出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神技。晚辈今日能见识到这世间绝学真是三生有幸啊!”吴优再次叹道。

    庄丁取来木弓换下黄子瑜铁弓,也给吴优取来一根竹杖。两件临时兵刃上也都提前涂上了朱砂。

    片刻。第二局比试的罄声敲响。

    顷刻间。两个少年在校场中间缠斗在起来。

    黄子瑜舞着手中木弓,和前几日与第五兰较量使出的招数相同。或劈,或砍,或刺,或档……。把木弓使的如大刀一般,丝毫找不出破绽。

    吴优也不怠慢,挥着竹杖左右招架。

    两人在校场上斗得是难分难解,足足过了有一炷香时辰,任然不分高下。看的众人都心弦紧绷,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又一番招架之后,吴优突然觉得手中竹杖被木弓震裂。心想这竹杖确实不如木弓坚硬,再如此格挡下去,我不输给黄子瑜,却要输给这竹杖。

    瞬间,吴优变了招数,使出了《伏羲剑法》。

    这伏羲剑法是洞泉真人自创,是根据阴阳八卦演化而来,共有六十四路剑招。剑峰所指,剑气逼人。剑路所走,变化莫测,神出鬼没。师傅也只将这剑法传给韩啸,刘庭羽,和吴优三人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校场之上飞尘滚滚,竹杖之声,呼呼不绝。一干众人的衣衫和四周旌旗也被竹杖带起的剑气卷的四起。

    再看那吴优,如同有分身之术,化了若干身影,在那黄子瑜四周上下闪跳。

    黄子瑜此时也使出全力应付,挥舞着木弓上下格挡。但众人看得出,他已慢慢露出不少破绽。

    只一会,吴优向后闪出两三丈,便停了下来。黄子瑜此时也不再出手。

    黄子瑜低头看了看自己白袍,肩头,胸口,两肋,小腹等处都是朱砂印记,足足有十几处之多。

    之后,他抬起头眼睛看着吴优,充满佩服之情。

    黄念祖和众人一干也都看的明白。

    “第二局,吴少侠胜出。”黄念祖喊

    道。

    “吴少侠,果然英雄少年,人中龙凤。刚才使出的剑法,真是神鬼莫测,世间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黄庄主谬赞了,少庄主那化弓为刀的绝技,使的出神入化,也是盖世无双。晚辈想定是那木弓体轻,少庄主使的不顺手,不然晚辈绝胜不了少庄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知你强与我。但若用那我铁弓和你比试,谅你也不会这么快胜我。”黄子瑜说道。

    “瑜儿,输就是输。好男儿要顶天立地,敢作敢当。不要给自己找诸多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孩儿明白。这一局孩儿甘心认输。”

    听完父子间对话,吴优对这一对父子又生了许多好感。

    “黄庄主,少庄主本来使的是刀法。为何要用这大弓代之?”吴优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侠眼明,犬子使的确实是刀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不用刀,用弓?弓哪有刀使的顺手。”吴优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黄家先祖早些年已弃刀为弓了,也定下规矩,让黄家后人不得使用刀刃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稀奇事,黄庄主可否道一道这其中缘由。”吴优好奇追问。

    黄念祖,捋一捋胡须慢慢说道:“少侠有所不知,我本是三国时期,蜀国五虎上将黄汉升黄忠之后。先祖黄忠本来就使得是铁胎弓和大刀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皆惊。吴优也是心中叹到:“原来这父子是名将之后啊!怪不得有如此气魄。当年黄忠箭法无双,天下皆知,那刀法更能和关二爷一较高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祖黄汉升在闲暇之于自创了一套箭决和一套刀法。箭决就是适才说的穿云十八决,这刀法一共三十六路。唤名《汉升三十六路刀法》,吴少侠刚才跟犬子比试之时也已领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刀法本是大刀刀法,使的大刀都需百斤之重,刀法刚猛,变化莫测。刀刀杀机逼人,杀气沉重,刀锋所到之处血肉横飞,对手都是身首异处,不得全尸。

    先祖汉升爷晚安就把刀法化到铁弓之中,原因有二。其一,少些杀气,世间便少些冤魂。其二,两件兵刃变成一件,这样也便于夹带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汉升将军不仅有忠君爱国之心,更怀侠骨仁心之义。是晚辈等学习的楷模。少庄主适才说的有理,若他使上大刀,晚辈万万不是他对手。”吴优说道。

    “吴少侠也不必自谦,即使使刀,你那剑法确也胜我黄家《汉升三十六路刀法》。况且我黄家子嗣也不敢忘了先祖遗命,再使上那刀刃。”黄念祖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第五琼文此时心想:“什么名将之后,你们做这些打家劫舍,鸡鸣狗盗龌蹉之事,就不怕辱没先祖名声吗?”

    黄念祖说完那翻话后,第三场比试也拉开架势。

    两人通过捻秋得了结果,黄子瑜先上场展示内力。

    黄子瑜先走上校场。四个庄丁抬着一口大缸放在他面前,缸里盛满清水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满是疑惑,不知他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黄子瑜缓缓运着内力,双手慢慢抬起,似乎在向水缸之中注入真气。

    突然,他双掌向头顶挥起,两注水柱也跟着手掌从缸里窜出。

    除了黄念祖和第五家父女,其他众人都被此举惊的从座上起身叫好。

    吴优心里也是一惊:“妙,能把这无形之水玩弄与股掌之中,内力确实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黄子瑜继续舞动双掌,两注水柱就像两条虬龙一般,跟着他双掌飞舞,丝毫没往地上掉上半滴。

    黄子瑜突然双掌一收,水柱从半空中窜回缸内。只听“哗”的一声,那缸瞬间被那水柱击的四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好内力!厉害!”吴优顿时大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跟着吴优拍手称奇。

    黄子瑜向一众施完一礼,便淡淡退到校场边上轻轻坐下。似乎要等着吴优上场。

    吴优坦然都到校场中间。向一干人也施完一礼说道:“少庄主内力惊人,在下实在佩服。在下这几日刚学得一首新曲,其中有些细节在下还有些不明,还请诸位前辈跟黄公子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第五兰这时脸颊忽然泛红,她似乎已经知道吴优要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干人也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知吴优会弄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片刻,吴优抽出玉笛,吹响了《佛尘清心曲》。顿时黄家庄校场四周笛声飞扬,响彻整个山谷。

    除了第五琼文,一干人都感觉到吴优在笛声中隐隐注入了内力。大家都慢慢运气排斥。第五兰是第二次听此曲,也暗暗运气抗之。

    众人听着听着,不觉间都不再运气。似乎更享受这美妙笛声,眼皮也都缓缓拉了下来。庄内的庄丁也都慢慢倒在地上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优见众人都被笛声催眠,便迅速离开校场,去庄内房舍寻找第五家双宝。

    约半盏茶功夫,吴优空手回到校场,看到众人依然沉睡。便走到挂罄跟前,拿起木锤敲响挂罄。

    “铛,铛,铛”众人被三下罄声震醒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睡着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睡着了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疑惑之余又对这吹笛少年充满惊讶之情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